一曲《紅塵自有痴情人》太漂亮了,送心中有我的人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或許,時光太瘦,指縫太寬,這世上,有太多的人讀得懂風花雪月,卻有太多的人走不出滄海桑田。曾經以為攜手一生的人,走著走著就散了,曾經以為刻骨銘心的痛,看著看著就淡了。然而,想忘卻終是不能夠。

  每個人一生中,至少有一次忘我的痴戀,沒有奢求,沒有誰對誰錯,亦不怪情深緣淺。對望,相知相惜;轉身,無怨無悔。默默里,珍藏聚散離合,只消得:一季花香,暖到落淚。

  也許,一次不經意的歡笑,會燦爛一生的守候;也許,一個不經意的回眸,會縈迴一世的心痛。風起,音來;緣生,相守。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菩提。一份感情,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問的驕傲,更可以是低到塵埃里還要開出花來的卑微。

  感情是個很奇怪的東西,你來了,他走了。你走了,他卻在原地痴痴地等。這一生中,總會有一個人,老是跟你過不去,而你,卻很想跟他過下去。愛情很短,短到只剩下一個擦肩,而痴情卻很長,長到我們往往要付出靈魂中的地老天荒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於是便有了「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」的感慨。想來,這人世間,這茫茫大千,總有一個人是你解不開的心頭結,總有一個人是你看不夠的藍月亮,總有一個人是你做不完的相思夢,總有一個人是你流不完的痴情淚,總有一個人是你讀不夠的朦朧詩,總有一個人是你寫不完的婉約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