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南無阿彌陀佛」這句佛號,創造了生命的奇迹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宗實老和尚是黑龍江省大慶市人。九年前的劇烈心絞痛,他至今仍記憶猶新。醫生說,他患的是嚴重冠心病,儘快做心臟搭橋或支架手術,或許還可延壽,否則將有性命之憂。老和尚沒有做任何手術,可出人意料的是,時至今日,已屆七十八歲高齡,不僅過去的病症一掃而空,而且健康超逾常人。是什麼奇遇令他起死回生呢?是萬病總治的阿伽陀葯——「南無阿彌陀佛」這句佛號,創造了生命的奇迹!

念佛愈病

早在一九九三年,老和尚就已經接觸了佛法,當時主要以修學密法為主。為了解脫生死,他將《中有教授聽聞解脫密法》一書連續看了七遍,並依照光碟修學破瓦法。後來因為找不到依止上師,他就改修凈土法門。

真正對凈土法門通身靠倒,始於九年前的一場大病。是年,老和尚六十九歲,原本身體健康的他,開始出現一系列病症。開始時,稍微走幾步路,就會出現心慌氣短、暈眩憋悶的癥狀;發展到後來,就算坐著不動,也時常會發生陣發性的心絞痛,強烈的疼痛感和窒息感使他數度休克,幾乎將他推向死亡的邊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和尚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他的心血管嚴重堵塞,已經堵塞了百分之七十二到百分之七十八,這是一個導致心肌梗死的高危值,稍不留神,就會死亡。但如果做心臟搭橋或支架手術,危險或許可以避免。

好在學佛多年,長期的熏習使老和尚對死亡看得非常淡然。他想他都快七十歲的人了,就不用再折騰了。死就死,死就上廟裡死去,要能往生就不虧!活一百歲,不往生也沒用!

抱著這個念頭,老和尚來到了大慶果成寺,念佛求往生。接待他的是一位非常熱心的小居士,得知來意后,替他跑前跑后,最後徵得了當家師父的同意,把他留了下來。

安住下來之後,老和尚開心極了。想到此行就是來求往生的,心裡坦然,沒有絲毫掛礙,整天樂呵呵的。平日除了幫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外,閑暇時間都忙於念佛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時間過得很快,一晃半個多月過去了。第十八天,老和尚與兩位師父整理地藏殿,師父給他結緣了一尊非常莊嚴的觀音像,一尺多高,讓他請到寮房裡供奉。地藏殿距寮房有一段路程,他一邊歡喜地念著「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」名號,一邊抱著佛像朝寮房走去。大約走了二十米,突然從觀音聖像上傳出一陣像吹空瓶般的「嗡嗡」聲響,一陣微妙的震顫感從手臂傳至身上,頓時感覺心臟舒服多了。他立刻意識到這是觀世音菩薩救他來了,於是就抱著菩薩像興奮地大叫起來:「我的病好了!我的病好了!」

兩位師父跑出來大聲呵斥他:「你出啥問題了?咋咋呼呼的,啥好了呀?」他說:「我的心血管通了,心裡好受了,我的病好了!」接著把剛才的情形詳細地描述了一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聽了老和尚的描述,師父們也替他高興,隨即聯繫了醫院,將他送去檢查。CT結果證實了老和尚所說不虛,數值已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。大夫說,已經脫離了危險。

通過念佛,竟然把瀕死之人從鬼門關里拽了回來,這使他切身感受到了佛菩薩的慈悲願力,進而對凈土法門生起了極大的信心,從此一句佛號念得更精更勤了。

剃髮出家

二零零七年底,他離開果成寺,前往九華山朝拜地藏菩薩,並在金喬覺(識者以為地藏菩薩示現)肉身寶殿之下的上禪堂掛單。雖已過古稀之年,但他卻是個閑不住的人,做飯、行堂、掃地、種菜……臟活累活都搶著干,忙得不亦樂乎!對於修行,他一點都不敢懈怠,除念佛外,每天早上還會到肉身殿里三圈外三圈地環行繞拜。無論天晴下雨,總能看見他虔誠的身影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和尚由於念佛用功,幹活賣力,人又實誠,所以人緣極好,獲得了全寺上下的敬重。有一天,他向一位師父請法,問道:「同樣是念佛求往生,是在家成就快?還是出家成就快呢?」

師父說:「往生凈土一法,全憑念佛行人以深信切願來感通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,只要具足信願,人人都可往生。但往生品位的高下,則由本人持名的深淺決定。如果真能放下萬緣,離俗出家,既可得到諸佛菩薩的慈悲護佑,又能心無旁騖地專心念佛,其功德利益較之在家自然殊勝多了。」

他聽了這話,高興地說:「我也要出家!我也要出家!……」師父沒有回答他的話,轉身飄然而去。後來才知道,跟他談話的師父,就是該寺的住持果卓大和尚。

農曆七月初五,適逢仁德老和尚往生紀念日。這一天,九華山上禪堂舉行了隆重的剃度儀式,他終於袈裟披身,成為了一位出家人。時間過得很快,在上禪堂一住就是兩年,其他人都參「念佛是誰」,老和尚卻是一句佛號不離心口。寺院人多事雜,後來他就跟人住在茅篷,專修念佛法門。朝也念,暮也念;忙要念,閑也念。一句佛號念得有滋有味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二零零九年歲末,老和尚回到了闊別兩年的家鄉,掛單於安達濟渡古寺。鑒於他年紀較大,常住沒給他安排任何職事。他說,自己年紀大了,什麼也不會,申請不參加早晚課及其他法事,常住同意了。因此,每天除吃飯睡覺外,其餘時間都在念佛。

老和尚出家已有時日,但一直沒有受比丘戒。二零一零年,濟渡古寺安排寺院沙彌去受比丘戒,也發動老和尚參加。按照規定,受戒前需要體檢。經過檢查,醫生說老和尚過去的病沒好利索,血壓偏高,心血管值也不理想,建議不要參加受戒。

二零一一年戒期前,老和尚又去體檢,醫生拿著體檢報告對他說:「師父,您這一年的佛沒白念,各項指標都很正常。不僅病好了,而且心臟健康得如同年輕人!佛號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議啊!」這一年,老和尚順利受戒了。從這之後,心臟病也徹底好了,出門在外,扛著大包小包,也不會覺得累,連年輕小伙都比不上他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緣系東林

老和尚跟東林寺的緣分很深,特別對大安法師述而不作的弘法風格由衷欽佩。每次聽法師講經,他總有一種心情愉悅之感。通過聞法,他對凈土法門的理路愈加清晰,真切體會到自己就是一個罪惡凡夫,只有通身靠倒阿彌陀佛,此生才有了脫生死的可能。每當有人讚歎他念佛得力的時候,他總是糾正說:「我念佛一點功夫都沒有,我過去的病之所以能好,不是我有多麼厲害,全是阿彌陀佛慈悲加被的緣故!」

二零一三年,老和尚滿懷景仰地來到東林寺,親眼目睹了凈土宗祖庭的興盛景象。文佛塔、遠公塔院、出木池、六朝松等聖跡,都留下了他的足跡。在瞻仰果公紀念堂時,上人中興祖庭的艱辛事迹,令他熱淚盈眶。這一年,他在此住了兩個半月,並參加了一次閉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二零一四年,老和尚再次來到東林祖庭。一呆就是半年,直到解夏后才離去,這一次不僅順利閉關,而且還拜謁了大安法師。回去之後,他修行更用功了,始終以「身禮佛、口念佛、心憶佛」的方式修持,堅持了一年半時間。每天上午六點半便開始拜佛,一直到十點半結束;下午從一點半一直持續到四點半;晚上則以繞佛為主。老和尚還於二零一五年七月開始止語修行,一直持續到今年正月。

二零一六年二月,老和尚第三次來到東林寺,參加了二十四天閉關。雖年事已高,但他的精進勁兒,連年輕人都自愧不如。每天至少經行十六小時以上,早晚堅持靜坐,下午拜佛一小時,一句佛號念出了無窮趣味。

閉關讓他對修學凈土法門的體悟又深了一層:首先,要絕對相信,只有如此,才能獲得佛法的真實利益;其次,要有正確的發願,修行不求往生,哪怕家財萬貫,活到一百歲,也沒有任何意義;再次,就是謙卑。一般人總是想以自力了脫生死,但想想我們曠劫輪迴到現在,還有什麼好驕傲的?如果不仰靠佛力救度,下輩子還要輪迴,那實在是太虧了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老和尚說,是念佛使他重獲新生。一定要在有限的餘生里,循蹈古今高賢的芳蹤,信願持名,求生凈土,方不辜負彌陀慈父的深恩厚德。